歷史一旦是洪流,便會不可阻擋地洶涌向前;文藝作品一旦觀照時代,便會大氣厚重震撼人心。金鷹955電臺於4月21日啟播的原創廣播連續劇《長沙人家》是近期少有的聲音類佳作,從這部作品中我們聽到了歷史的回音,更聽到了時代的脈動!
  家國:國家與個人命運的綁結
  該劇表現了長沙長達60年的時代變遷,那坎坷多劫、陰晴圓缺、電閃雷鳴和風和日麗,都生動流暢、有聲有趣地盡情演繹著,其間無不飽含血淚喜慶和人間冷暖,由此給人以迴腸盪氣、萬千感概。
  鮮少有廣播劇,用如此跨度的時間篇幅,展現一個城市長達60年的變遷。
  作品在縱向的把握上,抓住和平解放、工商業改造、反右、文化大革命、改革開放等重大政治事件,將社會風雲、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:於細芳的磨難變故、聶維玉的幫襯牽連、秋雲霞的恩恩怨怨、王雲成的志向願望等等,以及夫妻之間、父女之間、鄰裡之間、朋友之間、情人之間的吵吵鬧鬧、悲歡離合,或身不由己,或主動承受,或出乎意料,或時來運轉,一樁樁一件件都烙下時代印記,一件件一樁樁又都為潮流所左右。在特殊性中顯示著普遍性,在偶然性中又顯示著時代的必然。
  三代:市井層面的人文圖景
  這個時代沒有英雄,有的只是打拼、奉獻的小人物。作品在橫向的把握上,通過一條老街一個小院、三戶人家三代人,尤其重點選取聶維玉、於細芳、老吳、華陽、王雲成、邱雲霞這些人物,以少見多,以小見大。聶維玉的“太平洋警察”管得寬的性格,以及她的敢作敢當與能屈能伸,被表現得實實在在,合乎情理,很有分寸感。對於細芳的塑造,能把她的無可奈何與重情重義,患得患失與勇於承受,抱怨指責與理解體諒,表現得恰如其分,真實生動,活靈活現。劇中的第二代,同樣是在“商業戰線”奮鬥,卻用了當代年輕人敢打敢拼的方式——改革開放,湘婷辭去頂職母親得來的“鐵飯碗”工作,羅漂下海,在三角花園擺地攤。“那時候長沙的中山路除了商業就是時尚和情調”。隨後他們趕上又一波長沙的時代潮流,成為長沙的歌廳文化的引領者……
  而第三代的華溜溜、羅嬌嬌、王伊伊,他們同樣是長沙新時代奮鬥的年輕人的典型代表,華溜溜用影像記錄長沙即將消失的老街巷,而王伊伊則在家人反對的前提下,參加了“快樂女聲”——“從小到大我都是聽父母的,這回該我有點主見了!”最終,她用一曲充滿湖湘味道的歌——《長沙人家》,表達新一代的長沙人對家鄉的感情,以及年輕人就該自己定義青春的主張。就是這幾個普普通通的人物聯繫著整個院子的老老少少,並由整個院子的老老少少,可見長沙人的風貌。
  旁白:聲音敘事的結構突破
  作為廣播劇,聞其聲而不見圖像,要顯示如此時代長河、如此複雜陣容,按說是有一定難度的,劇目除了情節、人物、對話的處理能以簡見繁之外,通過聶維玉穿插其中的旁白起到了化繁為簡與穿針引線的重要作用。且看這段旁白:“援朝和湘婷插隊了幾年,恢復高考後,爭氣的援朝考上了大學,超英到工廠當了工人,湘婷頂了細芳的職,進了百貨公司,王家二毛去當了兵……轉眼進入八十年代,我們這一代人都退休了……中山百貨大樓,那十六根羅馬大柱仍然強勢存在。長沙人在追求個性化服裝的時候,很多生活的大件仍然需要在貨源開始豐富的國營零售業中得到解決。這一天,我們這一幫特殊的顧客來到了曾戰鬥過,但早已離開的百貨大樓。”寥寥數筆,這裡不僅交代了第二代眾多人物的下落,避免一一齣場把劇情拉長,而且顯示了老一輩的變化,以及他們作為新中國第一代商業職工的自豪心態,還顯示了中山百貨大樓的欣欣向榮與可喜變化。總之,那貫穿始終的旁白,三言兩語中使劇情得到簡化,使故事的脈絡更加清晰,使作品意旨得到提升。
  人物:性格鮮明接地氣
  與眾多典型人物典型塑造不同,此劇把人物的真實生動放在了第一位,不求高大全,也不求英雄壯舉,而是令所有人物性格鮮明地各有缺點地真實存在著。同時,作品在體現長沙市井文化上,狠下氣力,它將人物的地道善良、乾脆爽快,對話的直來直去、快言快語,表現生動、鮮明、利落都淋漓盡致地表現。
  地理:親切動人有情懷
  在地域上除了北正街,還有天心閣、白沙井、火宮殿、三角花園等等,在吃的方面什麼辣椒、白粒元、臭豆腐、糖油粑粑等等,多少體現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人與環境、人情與風俗,相依相存,相映相襯,渾然一體。
  近幾年,懷舊風四起,無論影視無論廣播,仿佛懷舊是高回報的不二利器,逝去的歲月一但被拂去灰塵就以為煥發了新顏,但很多作品又往往只是停留在懷舊物的錶面,少了情懷少了哲思。《長沙人家》質朴無華,通過小人物的三代命運與舊景象到新時代的更替,不僅味道十足、情懷滿滿更多地表達出升華出“歷史是人民創造的”這樣的主題。我們在小人物大時代里,看到一種旺盛的生命力,不屈的進取心和不滅的未來夢想。這是本劇的高度也是本劇的深度。
  文/楊蔚然  (原標題:廣播劇《長沙人家》:小人物時代的高度與深度)
創作者介紹

oo55ooug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